用天罗地网来形容现在的湖滨公园北门一点也不过分。4辆高科技武装到牙齿的汽车静静地停在北门外的四处,车里的人个个头戴耳机,面前是车载电脑屏幕,衣服里插着各种微型尖端武器。蒙面人的照片已被输入电脑,只要他出现在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车上的人就会得到信号。

  这天晚上,沈国庆从外边回到别墅,他对金国强说:“老板,我的一位黑道上的朋友说,最近有人在道上悬赏500万元找一个叫金国强的人。”

  为了不让组员知道白客的事,孔若君身上的窃听器只有宋光辉一人能监听。

  “什么人值这么多钱?”金国强眯着眼睛问。

  无论杨倪的智商有多高,他也想不到在公园门口等着他的是什么。

  “听说不是什么大款,只是一个大一的穷学生。”沈国庆说。

  “目标出现!”一名组员说。

  夜间,金国强躺在床上睡不着。

  此时杨倪正坐在距离湖滨公园北门1公里的出租车上。

  “殷雪涛还敢找我?我得耍耍他们。”金国强怀笑,他受沈国庆去吕思思家度假的启发,想出了绝妙的主意。

  宋光辉对孔若君说:“你现在下车。最好能说服他交出磁盘,看你的了。我们如果测出他身上有凶器,会通过耳机告诉你多加小心。他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永远距离测谎仪分析,我会随时将分析结果告诉你。”

  金国强要顶着殷雪涛的头去殷静家寻开心。

  孔若君底气十足地下车朝公园北门走去。

  “我是白客我怕谁?”金国强现在是天不怕地不怕。

  杨倪看见又是孔若君时,他明显火了。

  次日是星期天。早晨一起床,金国强通过114查号台查到了殷雪涛供职的保龄球馆的电话号码。过去殷静跟金国强说过殷雪涛在哪家保龄球馆上班。

  “你没有妹妹,你就是狗头,你在耍我!”杨倪认定孔若君通过因特网涮他。

  “我找殷教练。”金国强拨通电话后说。

  宋光辉告诉孔若君,仪器检测结果表明,杨倪身上没有凶器。

  “殷教练今天带学员去郊区打比赛,刚走,下午4点以后回来。”对方说。

  孔若君对杨倪说:“我确实不是狗头。狗头是我妹妹。我是来告诉你她为什么不能见你的真相的。”

  挂断电话后,金国强说:“天助我也,今天玩个痛快。”

  杨倪说:“我警告你,如果你在撒谎,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金国强按电铃叫睡在楼下的沈国庆。

  孔若君说:“你听说过有个叫殷静的女孩子的头变成狗头的事吧?”

  沈国庆上来问老板有什么事。

  杨倪点头。

  “咱们出去,你去准备车。5分钟后出发。”金国强说。

  孔若君说:“殷静是我妹妹,狗头是她的网名。现在我告诉你她变狗头的原因。”

  金国强不会开。他觉得当老板没必要学开车。

  孔若君说了自己编制的《鬼斧神工》,说了他在电脑中恶作剧换继妹的头导致殷静真的换了头,说了家中被窃,装有殷静照片的磁盘失踪,因此殷静至今无法恢复原状,痛苦至极。

  沈国庆下楼到车库里备车。

  孔若君终于说出了关键的话:“那次失窃,我家还丢失了一个骷髅保龄球。”

  金国强往包里装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照相机。

  4台测谎仪从不同的方向测试杨倪的血压和心跳等数据。

  果然不出金国强所料,那家保龄球馆在一进门的地方挂着几位教练的照片和简介,以招徕顾客,其中第一个炫耀的就是殷雪涛。

  不用宋光辉告诉,孔若君已经从杨倪的眼中看到了他就是窃贼的答案。

  金国强使用数码照相机给殷雪涛的照片拍照。

  孔若君说:“我妹妹很爱你,她为不能见你感到万分痛苦。”

  沈国庆驾驶汽车依照金国庆的吩咐停在孔若军家的楼下。

  杨倪无论如何没想到自己的网恋又如此戏剧性的结果:如果真像狗头的哥哥说的,那么他杨倪唯一没覆盖的那张窃来的磁盘里的美人就是狗头!天下竟会有这么巧合这么残酷的事!他见不到恋人的原因竟然是由于他偷走了她的磁盘!

  “你下去5分钟。”金国强对沈庆国说。

  “你有你妹妹变头前的照片吗?”杨倪需要证实。

  金国强至今不让沈国庆知道换头是由笔记本电脑完成的。

  孔若君拿出殷静的原照。

  金国强使用《鬼斧神工》将自己的头变成殷雪涛的头。他想象着自己以殷雪涛的面貌出现在殷静家时的情景,笑得死去活来。

  杨倪的眼泪夺眶而出。

  金国强招呼沈国庆回到车里:“你在车上等我。”

  “你怎么了?”孔若君明知故问。

  沈国庆见老板换了头,开玩笑的问:“这是哪个女腕儿的丈夫?”

  “我对不起狗头!”杨倪泪流满面。

  “我不象你那么没出息,残羹剩饭也吃。”金国强一边下车一边说。

  宋光辉指示孔若君:“有戏,这小子真对小静动情了。他运气不错,今天看来起码不用带手铐了。你继续攻他,让他尽快交盘。”

  金国强再熟悉这条楼道不过了,他站在殷静家门口,按门铃。

  孔若君问杨倪:“怎么会是你对不起我妹?”

  孔若君和殷静分别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和各自的恋人聊天。范晓莹在卫生间洗衣服。

  杨倪痛心疾首:“是我偷了你们家!你不会相信!”

  范晓莹听见门铃声,她擦干手上的水,从门境外往外看。

  孔若君说:“我信!”

  是殷雪涛。

  杨倪一愣:“你说什么?”

  范晓莹开门,说:“你的钥匙呢?怎么没去打比赛?”

  孔若君拿出放大了的杨倪的照片,他指着酒柜玻璃反射的骷髅保龄球说:“你穿帮了。”

  “抓不到金国强,我没心思打比赛。”金国强进来关上门后说。

  杨倪警惕的看四周:“你是来抓我的?”

  范晓莹在丈夫脸颊上吻了一下,说:“也是。这个金国强一天不抓到,咱们一天不安生。”

  孔若君说:“你看看四周,如果有一个警察我就不是人。”

  令金国强始料未及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了:贾宝玉声嘶力竭地狂吠着从孔若君房间里冲出来,它亮出恶狗的架式扑到金国强身上,撕咬他。

  宋光辉他们不是警察。

  “贾宝玉!你干什么?”范晓莹大喝。

  杨倪问:“你们叫我来干吗?”

  孔若君和殷静闻声从各自的房间跑出来,他们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贾宝玉疯狂的咬殷雪涛,殷雪涛身上血迹斑斑。

  孔若君:“把磁盘还给我,恢复殷静的美貌,继续你们的恋情。”

  “贾宝玉!住口!你疯了!”孔若君怒吼。

  杨倪问:“狗头知道我……对不起,殷静知道我是贼了!?”

  “爸!你快躲到卧室去!“殷静提醒爸爸。

  孔若君:“知道。她不让我们报警,她相信你对她的爱是真的。”

  范晓莹不顾一切地拦在殷雪涛和贾宝玉之间,贾宝玉顽强地拱开范晓莹,继续攻击殷雪涛。

  杨倪的眼泪再次绝堤。他长这么大,这是第二次哭,刚才是第一次。

  孔若君拿起酒柜上的一个保龄球,他冲到贾宝玉身后,举起保龄球,狠命朝贾宝玉后脑勺砸下去。

  孔若君说出了最令自己惊心胆颤的话:“磁盘还在吗?”

  范晓莹估计,孔若君这一瓶子砸下去,贾宝玉就没命了。

  “在。”杨倪点头。

  “别砸!!!”殷静突然大喊。

  孔若君激动的差点儿拥抱杨倪,宋光辉提醒他别碰坏了身上的昂贵仪器。

  孔若君用力太猛,他已然刹不住车。

  “我现在跟你去拿?”孔若君问。

  只见殷静扑过来,用身体将孔若君撞到一边,保龄球瓶砸碎了酒柜上的玻璃。

  “拿到磁盘,你马上能恢复她?”杨倪问。

  “你干吗?”见贾宝玉还在不依不饶地噬咬殷雪涛,孔若君质问殷静。

  孔若君点头。

  “他不是爸爸,他是金国强!”殷静说。

  “你跟我去学校宿舍拿磁盘。我能给你去你家吗?我想见她。”杨倪说。

  孔若君和范晓莹半信半疑。

  “可以。”孔若君说。

  殷静指着衣服已经被贾宝玉撕成布条的金国强裸露的右臂说:“金国强的黑痣,他的专利。”

  “咱们走。”杨倪说。

  孔若君问母亲:“我继父没有?”

  杨倪和孔若君乘坐出租车朝清河大学驶去。4辆装有卫星定位仪的汽车全自动尾随。

  范晓莹说:“你生父左边有。继父晴空万里。”

  出租车停在大学门口,杨倪和孔若君朝宿舍楼走去。

  孔若君对必欲置金国强于死地而后快的贾宝玉说:“宝玉,我们已经知道他是金国强了,你别再咬了,咬死了,咱们就找不到殷静的磁盘了。”

  宋光辉命令3辆车停在校门外,他乘坐的车进学校。保安拦住宋光辉的车不让进,宋光辉掏出万能通行证给他看,那保安就差打开城门放鞭炮迎解放军进城了。

  贾宝玉停止撕咬。

  宿舍里只有侯杰在。

  孔若君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金国强,说:“我看你是忘乎所以了,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说,磁盘在哪儿?”

  “这么快就回来了?”侯杰知道杨倪是去见恋人。

  金国强咬着呀做起来,他说:“你们立刻放我走,否则就是非法拘禁!”

  杨倪直奔自己的桌子,侯杰惊奇地看杨倪和陌生人孔若君。

  有人敲门。范晓莹一看外边是宋光辉,就开了门。

  杨倪掏出钥匙打开抽屉,他喊道:“谁撬了我的锁?”

  宋光辉带着两名彪形大汉进来,他对金国强说:“我抓你就不是非法拘禁了。再说你是私闯民宅在先。”

  “怎么会?”侯杰过来看,杨倪的抽屉锁果然被撬开了。

  “铐上!”宋光辉对手下说。

  杨倪打开抽屉,什么都没丢,只有那张磁盘不见了。

  范晓莹对宋光辉说:“你来得很是时候。”

  “谁拿了我的磁盘?”杨倪喊叫。

  宋光辉说:“我通过若君身上的仪器一听到就赶来了。”

  “殷静的磁盘丢了?”孔若君难以置信。

  “磁盘在哪儿?”孔若君问金国强。

  杨倪点头。

  金国强说:“你们扣着我,30分钟后我不回,就有人删除磁盘。”

  孔若君扑上去撕打杨倪:“你撒谎!是你不想给我!”

  宋光辉冲着金国强冷笑:“看电影看多了吧?那我们当小孩儿?”

  宋光辉制止孔若君:“若君,你要冷静!他不象是撒谎,测谎仪没亮红灯。”

  “带我们去你的住处!”孔若君对金国强说。

  侯杰上来用力拉开孔若君:“你干吗?你是谁?跑我们宿舍打架来了?”

  “我不说,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我住在哪儿!”金国强吐出一颗被贾宝玉咬掉的门牙。

  “你松开他!”杨倪对侯杰说。

  宋光辉对金国强说:“楼下那辆车是你的吧?司机也象你一样是铁嘴钢牙?”

  “怎么了,刚才出去时还好好的,回来整个一个世界末日!”侯杰说。

  金国强傻眼了,他冲窗外大喊:“沈国庆快跑!”

  杨倪突然想起他的笔记本电脑的桌布是殷静的照片,他对孔若君说:“我的笔记本电脑的桌布是那张照片!”

  宋光辉给了金国强一拳,金国强倒在地上呻吟。

  孔若君眼睛一亮:“万幸!”

  正在车上听歌的沈国庆面对两边车窗上出现的漆黑的枪口,尿了一裤子。

  杨倪急忙开启他的笔记本电脑,令他呆若木鸡的情况发生了:殷静照片的桌布被删除了!

  “我带你们去他的别墅!”没等宋光辉要求,沈国庆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