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都发现范晓莹今天下班回家后神色不对。

  正和辛薇在网上聊天的孔若君听到父母回来了,他对辛薇说他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辛薇说我等着你,只给你5分钟。孔若君惊讶地说你给我这么长时间?5分钟对咱俩来说是5个世纪。辛薇说快办你的事去吧,已经过去1个世纪了。

  “出什么事了?”殷雪涛问现任妻子。

  果然,殷雪涛进门换完鞋就大声问:“若君,小静,见蒙面人的结果怎么样?”

  “郝斌让我在帐目上捣鬼。”范晓莹说。

  孔若君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继父和生母说:“我说服他了,他同意一个月后再见小静。”

  郝斌是范晓莹供职的证券公司的老总,范晓莹是财务部经理。

  范晓莹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怎么搞?”殷雪涛问。

  孔若君说:“和我们同龄,清河大学的学生,很帅。”

  “挪用股民的股票储备金。”范晓莹说。“他说事成之后给我6万元。”

  “真不错。”殷雪涛眼角湿润了,“若君,谢谢你。”

  “这是犯法的事呀!”殷雪涛吃惊,“给6000万也不能干。”

  孔若君不自然地提醒继父:“爸,是我把小静的头……,您怎么还能谢我……”

  “我如果不敢,肯定被炒鱿鱼。”范晓莹说。

  殷雪涛拍拍继子的肩膀说:“若君,你不是故意的,事后你的表现令我极其钦佩。如果日后我和你妈离婚,我坚决要你的抚养权。”

  “炒鱿鱼也不能干。”孔若君说。

  “我已经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孔若君笑了。

  “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殷静说。

  “我估计咱俩离婚时,会为争夺孩子展开一场大战。我抢小静,你抢若君。”范晓莹对殷雪涛说。

  “我这年龄,跳槽就意味着失业。如今招聘广告上的上限年龄已经下降到了35岁了。”范晓莹愁眉苦脸。

  “预见到恶战,就别离了。”殷雪涛说。

  “你辞职,我养活你!不就是多开几个保龄球教学班嘛!”殷雪涛说,“犯法的事咱不能干,失业比蹲监狱强。”

  “有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范晓莹笑着说。

  “咱家已经有两个没工作的了,再加一个,你怎么受得了?你现在已经累的脸都绿了。”范晓莹心疼继夫。

  孔若君:“有蒙面人的照片,你们不看?”

  孔若君和殷静对视。

  殷雪涛和范晓莹异口同声:“你怎么不早说!”

  孔若君和殷静异口同声:“我们要去挣钱。”

  “在小静那儿。”孔若君指着正在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网恋的殷静说。

  “你这个样子怎么出门?”殷雪涛对女儿说。

  殷雪涛和范晓莹迫不及待到女儿的我是看准女婿的照片。

  “小静不用出门就能挣钱,她已经是网络高手了。”孔若君说。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拥抱了阔别了5个世纪的辛薇。

  “我和哥哥可以给别人编主页。”殷静说,“足不出户就把钱挣了。”

  “小静,给妈妈看看蒙面人的照片。”范晓莹说。

  “我们3个挣的钱还养活不了你?”孔若君对妈妈说。

  殷静腾出一只打字的手,将桌子上的照片递给继母。

  范晓莹热泪盈眶。

  殷雪涛凑过来看。

  “我上班不光为了挣钱,我需要接触人。如果一天到晚在家呆着,我会闷死。”范晓莹说。

  “真帅呀!”范晓莹说。

  “妈,我交你上网。”殷静说。

  “是很英俊。”殷雪涛说。

亚洲必赢娱乐第一平台,  “已经安了两部电话上网了,再给我安一部?再说我对上网也没有兴趣。”范晓莹说。

  照片上的杨倪倚在一个酒柜上,脸上展现着自信的笑容。

  “又不能辞职,又不能助纣为虐,怎么办?”孔若君替娘犯愁。

  殷静说:“拿到你们的房间去仔细看吧。”

  “我有办法了!”殷静说。

  殷静不愿意父母看到电脑屏幕上她和蒙面人的对话。

  “快说!”孔若君说。

  范晓莹会意地冲殷静努努嘴,拉着殷雪涛去他们的卧室。范晓莹从外边关上殷静的门。

  殷静欲言又止:“……你们会骂我……”

  殷雪涛和范晓莹轮流看杨倪,他们先是为女儿高兴,继而为女儿担心。

  “怎么会骂你?”范晓莹说。

  殷雪涛叹了口气。范晓莹明白这口气的含义。

  殷雪涛和孔若君对殷静说:“你说吧。”

  “但愿能找到。”范晓莹说这话时底气不足。说实话,她从没对找到那张磁盘抱有信心。

  殷静说:“我说了你们绝对不骂我?”

  殷雪涛拿着杨倪的照片看,他突然把照片那近了看,再拿远了看。疑惑出现在他脸上。

  “绝对不骂。”3个人说。

  “怎么了?”范晓莹问丈夫。

  殷静说:“让哥哥换郝斌的头。”

  “你看这是什么?”殷雪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说。

  家人都愣了。

  范晓莹说:“酒柜呀,可能是蒙面人家的酒柜。”

  殷静说:“说好了不许骂,包括在心里骂。”

  “你看酒柜的玻璃门。”殷雪涛说。

  “换了郝总的头,他的阴谋就破产了?”范晓莹不知问谁。

  “玻璃门里是酒呀!”范晓莹纳闷丈夫的大惊小怪。

  殷静看出继母有给她的建议开绿灯的倾向,她说:“你们想想,变头是大事,咱们有体会。我变头后,连录取我的大学都反悔了,何况证券公司肯定有觊觎郝总位置的副手,人家肯定会以次为理由逼郝总下课回家呆着去。郝总回家了,挪款的阴谋就破产了。就算郝总承受能力强,赖着不走,我估计他也会别换头搞的心慌意乱,顾不上干坏事了。”

  殷雪涛再拿起照片放在眼睛前仔细看。

  “我觉得小静的话有道理。”范晓莹表态。

  “你看这个地方,酒柜玻璃门反光的一个东西。”殷雪涛指给范晓莹看。

  “给郝总这样的人换头,也不算干坏事。”殷雪涛说。

  “是什么?”范晓莹还是看不出来。

  大家都看不做声的孔若君。他是关键,他不同意,谁同意也没用。

  “骷髅保龄球!”殷雪涛一字一句地说。

  孔若君不说话。

  “怎么可能?你看花了眼吧?”范晓莹拿过照片仔细看,“还真有点儿像。”

  殷静对孔若君说:“到了考验你是否孝顺咱妈的时候了。”

  杨倪倚靠的那个酒柜的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反射出酒柜对面的一个球形物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殷雪涛太熟悉骷髅保龄球了,只有他能注意到。

  孔若君说:“<鬼斧神工>一天不善处,世界就一天不得安宁。”

  这张照片是杨倪在满天家拍摄的。那天满天过生日,杨倪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骷髅保龄球,满天觉得很刺激。

  殷静说:“哥,其实你不必内疚,如果说我强迫你变辛薇的头还算那个的话,这回你变郝总的头可真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了。你不可怜散户股民的血汗钱?如果郝总挪用股民的钱一旦还不上,事发之后肯定有股民跳楼。哥,你这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

  “我去叫若君!”范晓莹说完往儿子的房间跑。

  孔若君说:“昨天电视上说,最近连续出现人头变异的事件,已经引起了国内和国外专家的重视,研究这一现象的专家很多。我担心咱们再弄,终会引火烧身。你们想想看,总会有专家发现,所有变头的人都和咱们家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要么是女儿,要么是邻居,要么是中学同学,要么是老板。”

  正和辛薇热火朝天的孔若君被母亲不由分说地拉离电脑。

  殷静说:“哥哥的担忧有道理。不过我估计,这世界上能想通白客造成换头的专家还没生出来。白客有悖常理,不合逻辑。”

  “妈,你干什么?人家分别也得打个招呼呀!”孔若君抗议,他还想把1分钟再变成1个世纪。

  殷雪涛说:“小静的话有道理。专家的特点就是考虑问题符合逻辑。”

  范晓莹什么也不说,他把孔若君拉进她的房间。

  殷静说:“这是一个本身没有逻辑的世界,人类却非要拿逻辑束缚自己。人类的每一次前进,都是打破原有逻辑的纪录。这不是我说的,是蒙面人说的。”

  “出什么事了?”孔若君看出坐在床上的继父脸色异常。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知道蒙面人是女儿的网上恋友。

  “若君,你看这个。”殷雪涛将杨倪的照片递给孔若君。

  殷静说:“哥,我和你打赌,就算你将白客的事公之于众,在这个世界上,没人会相信你的话,特别是有学问的人。”

  孔若君不接:“爸,这照片是我拿来的,我看了一路,路上还堵车,我眼睛都看出茧子来了。再说我连真人都见着了。”

  “看来我是别无选择了。”孔若君神情恍惚地说,“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你看这里。”殷雪涛指给孔若君看。

  “给郝总换什么头?”殷静迫不及待兴奋异常。

  “不就是路易十八吗?我看出他家有钱。他是打车走的。”孔若君看着酒柜里的名酒说。

  “得给郝总换一颗见不得人的头,最好能让他永远不再来证券公司上班。”范晓莹说出心狠手辣的话。

  “你再看!”范晓莹指着骷髅保龄球说,“玻璃柜上反射的是什么?”

  一家人连饭都顾不上吃,讨论给郝总换什么头。

  孔若君凑近了看,他呆了。

  “蟒头怎么样?”殷静先出创意。

  “骷髅保龄球?”孔若君抬头看继父。

  “我看蟑螂头不错。”殷雪涛说。

  殷雪涛点头。

  “也别太恐怖了。”孔若君说。

  “蒙面人是偷咱们家的人?”孔若君倒吸冷气。

  “最好是小静的动物画册里有的,省得若君拍了。”范晓莹说。

  “他是大学生呀!”范晓莹认为大学生不可能当贼。

  “我去拿。”殷静去她的房间拿画册。

  “前天的报纸上还说东北有两个大学生拦路抢劫被判刑了。”殷雪涛说。

  一家人聚首画册探讨。

  孔若君再看照片。

  “老虎怎么样?”殷静指着画册上一只斑斓猛虎的头问家人。

  “事关重大,万一咱们看错了,对小静来说就太惨了。”孔若君说,“我拿到电脑里放大了看。”

  “不行,那样郝总就成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了,他更肆无忌惮了。”范晓莹说。

  殷雪涛点头同意。

  “我看这只蜥蜴不错,变色龙。”殷雪涛说,“郝总原来不这样。”

  3个人到孔若君的房间,阿里八八正要死要活地呼叫牛肉干。

  “就给郝斌换变色龙的头吧。”范晓莹看孔若君。

  孔若君打字:我有急事,给我30个世纪。

  孔若君点头。

  阿里八八:30个世纪?太长了!只给你10个世纪!

  “不太生猛。”殷静表示遗憾。

  孔若君顾不上理辛薇了,他将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

  “少数服从多数吧。”殷雪涛对女儿说。

  范晓莹和殷雪涛知道儿子也在网恋,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阿里八八就是辛薇。

  “妈,你有郝斌的照片?”孔若君问范晓莹。

  扫描后的照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孔若君操纵鼠标局部放大酒柜玻璃。

  “我有一张我们公司的合影,其中有他,行吗?”范晓莹问。

  殷雪涛和范晓莹站在孔若君身后死盯着电脑屏幕。

  “拿来看看,只要清楚就行。”孔若君说。

  酒柜玻璃的反射物被孔若君逐渐放大,一直大到出现了马赛克。

  范晓莹找出照片,孔若君看完说:“没问题。”

  骷髅保龄球再明显不过地呈现在屏幕上。

  “白客太伟大了,足不出户,就能换别人的头。”殷静感慨。

  沉默。

  殷雪涛说:“这本事要是让坏人拿去了,地球就乱套了。”

  沉默中的3个人都能听到别人心中的疾风暴雨。

  “好人可以拿他整理地球。”殷静说,“咱们现在干的就是这种事。”

  “不是说本市有两个这样的骷髅保龄球吗?”范晓莹打破沉默,她心疼殷静,她认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能以大弧线击倒殷静心中的所有幸福和希望之瓶,全中。

  孔若君使用数码照相机翻拍蜥蜴和郝斌,然后将照片输入他的电脑,再用<鬼斧神工>切换郝斌和蜥蜴的头。

  “另一个在作家郑渊洁手中。”殷雪涛说。

  “现在就换?”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孔若君问范晓莹。

  “也许蒙面人认识郑渊洁,他是在郑渊洁家照的像。”范晓莹说。

  “当然。”殷静越俎代庖。

  “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殷雪涛说。

  “等等。”范晓莹说。

  “咱们先不要告诉小静,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咱们弄清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到底是不是咱们的再决定是否告诉她。再说了,就算真的是,也需要小静稳住蒙面人。以小静的性格,她知道后,不会不痛斥蒙面人。”孔若君说。

  孔若君抬头看妈妈,他希望她反悔。

  殷雪涛和范晓莹都点头同意。

  范晓莹说:“郝斌说,明天上午让我挪款。在挪款钱,我打电话通知你,你再换不迟。”

  “我今天晚上就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孔若君说。

  “这是干吗?”殷静不解。

  “听说这人不好找,深居简出。”殷雪涛说。

  范晓莹说:“不管怎么说,郝总是有恩于我的人,当初是他调我来证券公司的,现在是晚上,郝斌在家里,他变头,还不吓死他的家人?还是在办公室变比较好。”

  “我从小看他的书,再说他有自己的主页,我给他发电子邮件,说明事情的紧迫,他会见我的。”孔若君有信心。

  殷雪涛点头。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还不吃饭?我都饿疯了!”殷静进来说。

  殷静说:“当初给我变头的人可没这么周到地考虑。”

  孔若君赶紧更换电脑屏幕上的图案。

  孔若君尴尬。

  “蒙面人的照片呢?不还给我了?”殷静问。

  “小静!”殷雪涛说。

  孔若君从扫描仪里拿出杨倪的照片交给殷静。

  “明天就明天。”殷静说,“但愿郝太太再最后享受一晚为人妻的美好。明晚她就是蜥蜴太太了。郝总这是自找。”

  “还扫描了,放大呀?你们够隆重的。”殷静结果照片说。

  殷雪涛一家吃晚饭时,已经是深夜1点了。

  孔若君说:“放大了看得清楚。”

  次日,范晓莹出门上班前,和孔若君约好,只要她给孔若君打电话说“确定”两个字,孔若君就换郝斌的头。

  “你们都怎么了?”殷静看出父母脸上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