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位小裁缝,她是一位大裁缝的徒弟。可是,虽然她还只是一个学徒,她裁剪的衣服式样却非常美丽,她缝纫的针脚也非常讲究,她做的女上衣大家都很欣赏,事实上她已经成为这个王国里最最出色的裁缝。大裁缝知道这一点。可是小裁缝那样年轻,那样谦虚,因此,大裁缝自己寻思道:“没有必要告诉罗塔,她裁剪衣服的技术比我还高明。如果我不告诉她,她自己决不会发现,如果我如实告诉了她,她就会离开我自立门户,同我竞争。”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中叶的匈牙利。
布达佩斯有位老伯爵名叫雷佩。雷佩伯爵有位千金小姐叫斯蒂芬。这是位活泼可爱的姑娘。这一年夏天,她住在乡间别墅。夜里,她突然想起明天在城里要举行俱乐部舞会,她就恳求莫尔男爵护送她穿过森林,连夜赶回城里去。
但是,他们的马车迷失了方向,最后掉进了一条深沟。莫尔男爵只能将小姐扶出来,跟着马车夫,摸黑朝前走去。
男爵非常害怕碰上强盗。附近有个名叫约瑟的强盗头子,连官兵听见他的名字也要吓得发抖。但是,斯蒂芬却一点儿都不怕,她似乎喜欢夜间徒步旅行,看看星星眨眼,听听青蛙鼓鸣,捉一两只萤火虫放在手心里,再闻闻那特有的芳香。至于强盗,她说,那都是恐怖小说里吓人的描写,她真想见识见识呢。
突然,他们发现树林中透出了一些灯光。马车夫辨认了一下说:哎哟,这家酒店是出名的盗匪出没场所,是杀人越货的老窝,店主勾结强盗,让许多人在这儿上了西天!不行,咱们不能靠近这家黑店!
但是,任性的斯蒂芬小姐却哈哈一笑,说,我听见音乐啦!我们去赶舞会,马车翻了,把我们一下倒进舞池里!不管强盗还是官爷,命中注定的事,咱们别躲躲闪闪吧!
说完,她提起裙子,大踏步向那家酒店走去。
老男爵劝不住她,只能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他后悔自己没带支小手枪,但马上想:遇上一屋子强盗,带了枪也没用。
那家酒店的百叶窗都放下了,欢乐而喧闹的舞曲从每一条缝隙里钻出来,任何聪明人都会猜到,里面跳舞的是一伙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靠近酒店,老男爵又听清里面全是男人的粗嗓音,他们边唱边跳,像要将酒店的屋顶都掀开来似的。
斯蒂芬小姐大胆地推开门,一直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又大又长又脏的刷过石灰水的屋子,造成巨大声浪的竟只有九个人,其中五个高大强壮的在跳舞,店主跟三个奏乐的吉普赛人坐在一起。
五支来复枪堆在一个屋角里,发着阴森森的寒光。
五个歹徒高得拳头能戳着房桁,他们一见来了人,立刻停止跳舞,——打量起对方。
老男爵只看了他们一眼,就被那五双发亮的眼睛吓坏了。但是,斯蒂芬小姐却妩媚地一笑,说道:请原谅,打扰你们的娱乐了。我们迷了路,想在这里歇一下,行吗?
这时,五人中比较整洁的一位瘦高个儿将脚跟一碰,朝小姐鞠了一躬,说:别客气,我们真希望有位小姐大驾光临呢。我是这里的头头,连官府都闻名的约瑟。请问小姐芳名?
老男爵正想拉拉斯蒂芬小姐的披风,阻止她报出姓名,但她已脱口而出,说道:我是雷佩伯爵家的斯蒂芬。
强盗头子约瑟马上跺跺脚说:太幸运了!我认识老伯爵。有一次,他在后面用一枝双筒来复枪放了我一枪,可惜没打中我。您请坐,伯爵小姐。
听了这番愉快的介绍,老男爵快吓瘫了。但斯蒂芬小姐却用裙子扫了下长凳,坐了下去。强盗头子紧挨她坐下,又问:深更半夜的,您怎么不在家呆着,要去哪里呢?
老男爵立刻朝斯蒂芬拼命眨眼睛,但她却笑了笑说:我们到城里去,要赶明天俱乐部的舞会呢。
一听这话,老男爵立刻捂住腹部,他想,藏在衣服下的珠宝首饰箱马上要被抢去了!
但是,强盗头子约瑟却站起来说:哦,小姐来得正是时候,您不用往前走了,这里正举行舞会。我们有最棒的吉普赛森林乐队,至于舞姿嘛,一接受邀请,您就会明白的!
说完,他将那件有钮扣的斗篷式短上衣往肩上一披,一下搂住斯蒂芬小姐的腰,把她旋转到强盗们中间去了。
|<<<<<12>>>>>|

  所以大裁缝对这些一声不吭,即使罗塔做了一件不同寻常的美丽衣服,她也不表扬罗塔。罗塔没有做什么错事不该挨骂,大裁缝却常常骂她。可是罗塔总是逆来顺受;甚至有时大裁缝收到特别重要的订货跟往常一样来征求她的意见,她也不自以为了不起。
 

  “罗兰—波兰女侯爵刚才来订做一件参加舞会的礼服,罗塔,”大裁缝有时会说,“她自己想用桃红色的丝绸料。”
 

  “啊!多可惜!”罗塔会惊讶道,“她穿紫红色天鹅绒的衣服要好看得多。”
 

  “我正是这样告诉她的,”大裁缝说,“她要在裙子上做十七条荷叶边。”
 

  “亏她想得出!”罗塔惊叫道,“她应该穿得朴素大方,但裁剪却要显得很庄重。”
 

  “一点不错,”大裁缝说,“我正是这样亲口对女侯爵说的,问题是剪裁要显得庄重,尽可能素雅一些。”
 

  所以她们没有给罗兰一波兰女侯爵做带荷叶边的桃红色衣服,而给她做了一件庄重华贵的紫红色衣服。在女王的招待会上女侯爵显得特别文雅大方,人人都说:“大裁缝是个天才。”其实小罗塔才是真正的天才。
 

  你得知道,这个国家的女王已经七十岁了,没有结过婚,没有孩子继承王位。不过,她虽然从来没有当过妈妈,却至少当了二十五年的姑妈。她在邻国有个当国王的侄子,到时候就会来统治她的国家同时又统治邻国。他已有二十年没有来看望他的姑妈了,据说他是一位可爱的年轻人,和他姑妈一样,也没有结过婚──这种情况使她非常发愁,每年要给他写两次信,一次是圣诞节,一次是在他过生日的那天。谁知他总是回信说道:
 

  亲爱的乔治娅姑妈,
 

  感谢你送来铅笔盒,让我非常快活。
 

  你的爱侄迪克
 

  附言:有充足的时间。
 

  可是老乔治娅已经七十岁了,年轻的理查德才二十五岁,七十岁的人总不像二十五岁的人那样有充足的时间,所以这回一向十分专横的老太太在圣诞节和侄子生日之间写了一封信给侄子,说自己病了,不爱听他的胡说八道,要他到宫廷里来,从宫里年轻小姐中挑选一位新娘。因为这次她没有给侄子送铅笔盒,国王不能光感谢一下就搪塞过去,信里主要不得不谈婚姻问题。他写道:
 

  亲爱的乔治娅姑妈,随你的便吧。
 

  你的爱侄迪克
 

  附言:对象必须十九岁半,腰围必须十九英寸半
 

  女王立即把宫里所有十九岁半的小姐召集起来量她们的腰围。有三个宫女的腰围不多不少,刚好十九英寸半。所以她又写信给她的侄子。
 

  哦,亲爱的理查德,
 

  琼开特女公爵,克拉默尔女伯爵和勃朗歇·勃朗芒奇小姐全都在十二月满二十岁;现在是六月份。她们都是活泼的姑娘,她们的腰围符合你的要求。你自己来选吧。
 

  你慈爱的姑妈 乔治娅·里吉纳
 

  对此国王回答道:
 

  亲爱的乔治娅姑妈,
 

  悉听你的安排。我将在星期一来。请分别在星期二、星期三和星期四举办三次舞会,让我轮流同三位小姐跳舞,我将在星期五同我最喜欢的小姐结婚,星期六回家。
 

  你的爱侄迪克
 

  附言:我希望舞会上都穿化装衣服,因为我有一套非常好的衣服。
 

  女王星期一早晨才收到这封信,侄儿国王当天晚上就要来。你可以想象宫廷里的人,特别是那三个有十九英寸半腰围的小姐是多么焦急不安呀!当然,她们马上都去找大裁缝。
 

  琼开特女公爵说:“我要你给我做一件最最漂亮的化装衣服,必须在星期二准时做好,让我去参加第一次舞会。千万别忘了,衣服做好后,一定要派一个姑娘来,告诉我如何穿法。”
 

  克拉默尔女伯爵说:“最最重要的是,你要挖空心思给我做一件最最迷人的化装衣服,星期三按时送来,让我去参加第二次舞会。让你最好的徒弟送来,先穿给我看。”
 

  勃朗歇·勃朗芒奇小姐说:“你要是不给我做一件世界上最最优美的化装衣服,让我在星期四晚上第三次舞会上穿着去出风头,我会生气的。为了让衣服更加合身,先让你最最漂亮的模特儿穿一穿,让我自己来判断穿在我身上效果究竟怎样。”
 

  大裁缝一一答应了下来,这些小姐一走,她就急忙跑去找罗塔,把事情全都告诉了她。
 

  “我们必须好好想一想,然后我们几个全得手不离针地缝,罗塔,要不然就不能按时完成了!”
 

  “啊,我相信能安排好的,”罗塔兴高采烈地说,“我们将按顺序去做,女公爵的明天晚上要,女伯爵的后天晚上要,勃朗歇小姐的大后天才要,干上几个白昼通宵,一点也不睡觉,是可以按时做好的。”
 

  “很好,罗塔,”大裁缝说,“不过我先得考虑考虑做什么样的衣服。”
 

  “女公爵的衣服看上去要像阳光一样漂亮。”罗塔说。
 

  “我正是这样想的。”大裁缝说。
 

  “女伯爵的衣服像月光一样迷人,怎么样?”罗塔说。
 

  “我的意思正是这样。”大裁缝说。
 

  “勃朗歇小姐的衣服像彩虹,那就简直令人陶醉了。”
 

  “你正好说出了我想说的话。”大裁缝说,“现在就动手设计,裁剪和做起来吧。”
 

  就这样罗塔设计了这三件衣服的式样,开始做起第一件来,那是一件光芒四射的金袍,穿上它跳起舞来,便会像阳光一样闪耀。她坐在那里做了一天一夜,年轻国王到达王宫的情形她一点也没有看见;到了星期二第一次舞会开始前一小时,闪亮的舞服做好了。
 

  “王宫里派了一辆马车来取衣服,”大裁缝说,“女公爵试穿以前得有个姑娘先穿给她看看。可是我派谁去呢?衣服的腰围只有十九英寸半。”
 

  “那正好是我腰围的尺寸,夫人。”罗塔说。
 

  “太凑巧了!快,罗塔,穿上到宫里去。”
 

  于是罗塔穿上耀眼的衣服,金色的舞鞋,头上戴一顶金光闪烁的小王冠,外面罩上她那又黑又旧的斗篷,奔到外面,上了等在那里的王室马车。马车夫挥一下鞭子,他们就动身了。到达王宫,有一个穿过大厅而来的男仆领罗塔到了一个小接待室里。
 

  “你在这里等着,”他说,“等女公爵作好准备在隔壁房间里接见你。她准备好了,会拉铃的。你好像在斗篷里面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
 

  “那是女公爵的衣服,”罗塔说:“她穿上这件衣服会迷住年轻国王的。你想看一看吗?”
 

  “非常想看一看。”男仆说。
 

  罗塔脱去黑斗篷,走动起来就像阳光从云层里射出来一样。